<dd id="vo4wf"><blockquote id="vo4wf"></blockquote></dd>

<dd id="vo4wf"></dd>
  • <li id="vo4wf"></li>

        1. 政策扶持,民企參與是推進煤改電的最佳途徑

          2017-04-01 來源:


          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兩會上,李克強總理在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提出,要加快解決燃煤污染問題。全面實施散煤綜合治理,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,完成以電代煤、以氣代煤300萬戶以上,全部淘汰地級以上城市建成區燃煤小鍋爐。

          煤改電,對于能源使用,清潔環境,都是一項利國利民的好事,但具體實施下來,有個硬道理不得不考慮,這就是百姓常說的實惠。這里不僅僅有價格上的實惠,更有設備使用上的便利和維護。

          2017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提出,要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,其中全面實施散煤綜合治理,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,完成以電代煤、以氣代煤300萬戶以上,全部淘汰地級以上城市建成區燃煤小鍋爐。其實,近年來全國各地特別是北方地區陸續加入煤改電大軍。這其中就涌現出了一批依托大型蓄熱式煤改電設備,解決機關、學校等企事業單位集中供暖問題的公司,他們成為了“煤改電”行業里異軍突起的一股新勢力。

          1.gif

          劉國斌曾是國內一家大型央企的部門經理,2016年,他毅然決然地辭職,選擇了創業。創辦了這家位于北京西五環的新能源公司,主要致力于電能替代技術的應用,尤其是專注于低谷電能的綜合利用,利用電蓄熱供暖。

          2.gif

          北京燕開能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國斌:電目前是供大于求,低谷電更是供大于求,晚上電基本上是用不去的,包括我們現在接入的新能源,像風力發電,棄風率達到了百分之三四十,甚至更多,在有些區域,包括新疆,可能是百分之六七十。

          劉國斌告訴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,由于電無法存儲,不用就白白浪費了。在他看來,低谷電資源整合利用是電力行業的迫切需求,因為把發出的電能用出去就是最大的節能減排。

          劉國斌:我們從各個國家的數據上來看,低谷電的利用,包括電能替代,未來企業發展成百年企業應該是沒有問題的。

          3.gif

          北京西南門戶房山,擁有著豐富的煤炭資源,與門頭溝區并稱為“京西煤倉”。過去在當地燃煤采暖實屬常見,因此“減煤換煤”任務也尤為艱巨,為了實施“煤改電”,2016年2月17日,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政府印發了《2016年區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分工方案》,并對房山區2016年煤改電工作布置了任務:完成2800蒸噸燃煤鍋爐清潔能源改造,實施煤改電、煤改氣2.3萬戶,完成農村地區30萬噸減煤換煤任務。

          于是,劉國斌也將其業務重點放在房山,2016年,劉國斌在企業沒有固定資產,很難拿到銀行貸款的前提下,自籌1億多元資金,全部砸到了北京房山區。“減煤換煤”的改造上,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  

          劉國斌介紹說這批項目,涉及七十所幼兒園、學校,三個鄉鎮政府辦公樓、五個公安派出所駐地、一個消防中隊駐地的“煤改電”項目,改造替換燃煤鍋爐102蒸噸,供暖面積達394057平方米。

          劉國斌:其中,我們這個所有的項目里邊,最大的項目是在婁子水這邊,就是房山五中,它大概接近5萬平米的一個改造項目,這是我們單體最大的。

          房山五中位于房山區周口店鎮,建筑面積36000多平米,在校學生1300多人?!懊焊碾姟敝?,學校一直采用燃煤鍋爐供暖,每年采暖期需要1500噸的煤。

          鍋爐房內沒有了鍋爐,取而代之的是兩個像集裝箱一樣的大柜子,一個蓄能柜重95噸,里面存有7000多塊蓄能磚。這就是現在的“新鍋爐”,這里終于變得干凈整潔了。

          4.gif

          北京燕開能源技術有限公司總工程師段建軍:晚上把電能轉換成熱能,存到蓄能磚里邊,白天通過風機和換熱器,把里面磚的熱能和水進行換熱,然后把水加熱,供到采暖系統里邊。

          段建軍告訴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,這個設備與傳統燃煤鍋爐比,優點很多,首先出水溫度是恒定的,不會像燃煤鍋爐出現忽冷忽熱的現象,房間里舒適感很好。其次設備運轉過程中是無人值守的,設定加熱時間、出水溫度等參數,可以通過遠程操控,減少了人工成本。最大的改變是沒有煙塵的污染,環境得到了改善。

          但“煤改電”設備前期投入巨大,僅房山五中一個改造項目總投入就超過1000萬,作為投資回報,教育局與劉國斌的公司簽訂了20年長期供暖協議,每年按供熱面積支付供暖費,劉國斌事先對項目投資回報周期進行過核算,他預計7-8年就能夠收回成本,往后幾年就可以盈利。

          劉國斌坦言,目前像他這樣在沒有明確政策的前提下,如此投入的企業并不多,更多的還在觀望。然而穩定的電價政策是煤改電工程得以推動和實施的保證,所以他呼吁北京應盡快出臺針對“煤改電”企業的用電鼓勵政策,吸引更多企業、社會資金參與到“煤改電”中,這是快速推進當前北方地區清潔供暖改造的最佳途徑。

          劉國斌: 如果是社會資本投進來,實際上我們政府的財政支出的壓力就會減少。用政策去推動,比用錢去推動,比如我們靠補貼,靠國家投錢,要快速得多。

          半小時觀察

          剛剛過去的2016年,對于北京來說,號稱是史上“煤改電”任務最重的一年,其工作量相當于此前13年總和的2/3。但這個紀錄還沒“焐熱”,馬上又被2017年的任務數刷新。2016年,北京市規劃完成400個村的“煤改電”任務,今年這一數字又提高到522個,任務驟然提升30%。而除了北京,北方許多城市都在積極推進“煤改電”工作。

          改變冬天燒煤爐子的歷史,應該說,是百姓歡迎,企業也歡迎的大好事。普通百姓盼著煤改電,眾多熱泵企業也紛紛試水煤改電工程,但實施的過程中,更多政策的細節,還需要主管部門細細的思量,居民電費的優惠補貼政策是否到位?供暖機器安裝后能否穩定運行?企業和社會資金的積極性能否充分的調動?等等一系列的問題,都要求我們要進一步細化“煤改電”項目落地的具體辦法,才能真正快速推進當前北方地區的清潔供暖改造。

          亚洲国产av毛片一区二区

          <dd id="vo4wf"><blockquote id="vo4wf"></blockquote></dd>

          <dd id="vo4wf"></dd>
        2. <li id="vo4wf"></li>